钢丝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丝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郭美美赌球案昨日公审获刑五年罚款五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10:45 阅读: 来源:钢丝钳厂家

9月10日上午,郭美美赵晓来开设赌场案在北京东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最终公诉人认为被告人郭美美、赵晓来构成开设赌场罪,且情节严重,应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最终法庭宣布:被告人郭美美被判有期徒刑5年,罚款5万。

庭审于10日上午9点30分准时开始,警车直接开进地下车库,身穿白色衬衫、黑色阔腿裤、戴着眼镜的郭美美走下警车,很快被2名法警带进暂看室。

庭审现场,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认为二被告人无视国法,开设赌场,情节严重,应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刑事责任。郭美美不认可公诉人对其起诉的罪名,认为行为不构成开设赌场罪,只是有错不该参与赌博。

检方指控

租房开赌场 打“德州扑克”抽水牟利

法晚记者获悉,2014年7月9日,北京警方打掉一个赌球团伙,参与赌球的郭美美被控制,同年7月14日,其因涉嫌赌博被东城警方刑拘。8月20日,郭美美被东城检方以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批准逮捕。

检方指控,郭美美伙同康奈德(外籍,为其男友,另案处理)、吕某(为其助理,另案处理),于2013年3月13日晚至14日凌晨,在北京市朝阳区某国际公寓房间内开设赌场,组织朱某等人以“德州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赌资数额40万元。

2013年6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2013年7月1日晚至2日凌晨,郭美美、赵晓来伙同陈某(另案处理)、吕某,先后两次又在该公寓内开设赌场,组织李某等人以“德州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活动,赌资173.9万元。

赵晓来在上述两次赌局中,明知郭美美开设赌场,仍为其提供资金结算服务,使用POS机为参赌人员结算赌资共计人民币103万元。

郭美美于2014年7月9日被公安机关查获,赵晓来于2014年9月27日被公安机关查获。

2014年8月20日,郭美美被东城检方以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批准逮捕,此案进入刑事司法程序。

检方认为,应以开设赌场罪追究郭美美、赵晓来刑事责任。 共有5页 第一页12345下一页

男友身份曝光:系职业扑克手

郭美美说康奈德是职业扑克手,赌博收入为其主要生活来源。其在北京所居住房子资金来源为康奈德。

郭美美说,她2012年9月在澳门赌博时,认识了外国人康某,康某是一名职业德州扑克手,俩人很快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2013年7月,俩人分手,“康某原来在澳门生活,和我认识后,2013年2月到了北京定居,在北京租了一套房子。康某靠打牌挣钱,我靠演艺挣钱,当时是用我的生活助理吕某的名义签订了租房协议。”

郭美美说,在此期间,康某还在同小区租了房子,但只租了3个月,因为康某有一个朋友要来北京,所以租了这套房子。

郭美美说,有一次她去这套房子时,看到康某及六七个朋友在屋里打牌。

“朋友来玩输了40万”

“你会打牌吗?”公诉人问。

“我不太会。”郭美美说,当时他们打的是德州扑克。她在现场看了半个小时后接到朋友朱亮的电话,郭美美说自己正在看打牌,朱亮说也想来玩。半个小时后,朱亮来了,玩了一会儿,朱亮就输了40万元。

“当时因为朱亮没有带钱,所以就写了一个借条,借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实际上是朱亮输给康某的钱,但因为康某认为自己是外国人,不方便,所以就写了我的名字。”郭美美说,后来朱亮分几次给了她30多万元,她把钱给了康某。

“朱亮还钱大概用了一年时间,第一次是在玩牌后几天,我给朱亮打电话,要求还钱。”郭美美说,大部分的钱都是她让助理去拿的,其中一次是朱亮在澳门把钱给了她,“10万港币。”郭美美说。 共有5页 第一页12345下一页

起诉书不谈干爹红会

此次郭美美罪名为开设赌场,因此她可以对红会干爹等问题保持沉默。

赵晓来当庭认罪

郭美美在接受辩护人发问时,指认赵晓来知道赌博的情况,也知道通过POS机刷卡的钱是赌资。赵晓来在接受公诉人讯问时,对公诉人指控的罪名无异议,承认其在赌场刷卡的事实。公诉人对赵晓来进行讯问,赵晓来交代,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了pos机,通过吕某(另案处理)进入赌场,之前与被告人郭美美并不认识,也没有参与玩牌。他还表示刷POS机时不知道刷的钱是赌资,后来才知道刷的钱是用于赌博。

郭美美不服参赌人员证词指设赌:都针对我

据现场消息,公诉人在庭上举证说明被告人说谎,并出示了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现金支出凭证及交易明细、短信记录、手机勘验检查记录等证据。证实郭美美组织赌博、实行“抽水”及多次以电话、短信等方式威胁欠款人偿还赌博欠款的情况。

而郭美美认为公诉人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不认同这些证据。更在现场称“觉得这些人集体把矛头指向我"。

郭美美说,从那次看到康某等人玩牌后,她自己也玩了两次,但她否认是组织者,“我没和陈某、赵晓来商量一起开赌场,因为陈某想打牌,人不够,我就问了几个朋友,朋友们说也想打牌,于是我们就凑到一起玩了两次。”

“我从来没有组织牌局,我们不是预先商量的,都是临时约的,我不是组织者。”郭美美多次辩解。

郭美美说,她每次玩牌都有两个负责发牌的荷官,还有一个负责刷卡的人,有时候郭美美会让助理吕某帮忙兑换筹码,端茶倒水。

郭美美说,2013年6月和7月,她曾玩过两次牌,当时朋友陈某给她打电话问她打不打牌。“我是通过康某认识的陈某,我当时同意了,还叫了几个朋友,陈某也叫了几个朋友,到我家打牌。陈某原本说想去朋友的会馆打牌,要交场地费,我说不想动,陈某就说来你家打牌吧,我说行。” 共有5页 第一页12345下一页

“从来没抽过水自掏腰包给荷官发钱”

在法庭上,郭美美不仅翻供,不承认自己开设赌场组织赌博,还否认自己在现场抽水牟利。

“在赌博现场你有抽水吗?”公诉人问。

郭美美说:“没有。”

郭美美说,每次玩牌的人不带现金,先拿筹码,玩完牌后,输钱的拿着银行卡在POS机上刷卡。大家商量好玩多大的,每人先拿2万元筹码,输掉后再拿筹码,为防止弄混,陈某负责记账。

郭美美说,她从来没有抽过水,“每次玩完牌后,需要给荷官一些报酬,具体比例是3%。这些钱都是我用自己的钱给的。”郭美美说,在赌场里,赵晓来负责刷POS机,他按照每一笔1.5%收手续费,她不认识赵晓来,跟他不熟。

郭美美说,7月时,陈某再次给她打电话玩牌,陈某叫了几个朋友,郭美美只叫了一个朋友李某,之前6月份那次,李某玩牌曾挣了2万元,但是李某没拿走,而是把赢的钱给了她,“他大概觉得挣得少,看不上,所以就给我了。”这次玩牌,郭美美说自己没输钱。

郭美美辩护人:属疲劳取证要求排除

中午12时,法庭开始进入举证质证。

郭美美的辩护人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对非法证据进行排除,并要求对郭美美审讯证据的视频资料进行审查,“如果检方不能提供完整的证据,我们认为就应该对郭美美庭前的供述都应该予以排除。”

辩护人说,东城警方属于非法取证,通过疲劳审讯取证,“郭美美口供卷中显示时间许多都是在凌晨。”

对此审判长表示,在昨日下午,法院召开庭前会议时,郭美美一方并没有提交申请。按照法律规定,申请应该在庭前提交,最终法官收取了申请书。

法晚记者了解到,公诉人表示,辩护人的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所有申请都应该在庭前提交。” 共有5页 第一页12345下一页

公诉人:夜间讯问没超规定时间没疲劳逼供

公诉人称,侦查机关提讯22次,大多都不超过半个小时,最长的4小时左右,“夜间讯问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时间,不存在连续讯问。没有达到疲劳逼供,不应该予以排除。”

对此,法官询问郭美美对此的看法,郭美美说,她听律师的。

公诉人发表庭审意见:郭美美应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徒刑

公诉人认为,被告人郭美美、赵晓来供述反复变化,拒不认罪,不具有法定从轻的处罚情节,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赵晓来构成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二被告人构成开设赌场罪,且情节严重,应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郭美美辩护律师称应宣判无罪 同伙已认罪

在庭审最后阶段,郭美美依旧否认开设赌场,觉得公诉人针对自己,建议参与了该事件的外籍男友康奈德提供证言。其辩护律师称,觉得本案证据不足,应宣判无罪。

而其涉案同伙赵晓来的辩护律师称,赵晓来实际涉案金额与被指控的有差异,且系初犯,不是赌博主要策划人,认罪态度好,无抗拒认罪,另其有年迈老人要养活,涉赌只是生活所迫,建议从轻判决,可以从轻判决;另外,警方讯问的录音录像很重要,但公诉机关没有提交。建议判处其三年以下并缓刑。

郭美美最后称述:念在第一次犯错 能对我轻判

郭美美在作最后陈述时说:“在我被羁押的时间里,我知道自己错了,很后悔,希望法庭念在我第一次犯错,不懂法,能对我轻判。”

共有5页 第一页2345下一页

江湖舞擂手机安卓版

三国志2017下载

守护英雄传说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