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丝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水土不服业绩惨淡对冲基金亚洲募资遭遇窘境(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10:42:55 阅读: 来源:钢丝钳厂家

水土不服业绩惨淡对冲基金亚洲募资遭遇窘境

水土不服业绩惨淡对冲基金亚洲募资遭遇窘境 更新时间:2010-7-14 0:02:57   瑞士宝资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西格弗里德的亚洲募资之行煞费苦心:尽管不会说中文,但他募资路演的PPT全是中文,还随身配备一位同声翻译,便于和亚洲出资人“无障碍”沟通。   年初,随着GlG Partners与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等全球大型对冲基金公司相继落户亚洲,整个对冲基金界对亚洲募资洋溢着乐观氛围。

然而,预期的繁荣没有到来,落户亚洲的对冲基金目前遭遇的却是募资无门的尴尬。

理想依然照不进现实。

是初来乍到的水土不服,还是被近期亚太股市疲软所累?对冲基金在亚洲落地生根,首先迎来的却是生存难题。

水土不服?

瑞士宝资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西格弗里德的亚洲募资之行煞费苦心:尽管不会说中文,但他募资路演的PPT全是中文,还随身配备一位同声翻译,便于和亚洲出资人“无障碍”沟通。这家2005年成立于瑞士苏黎世的对冲基金公司,正为其管理的宝资全球矿业和金属投资基金寻求来自亚洲的新投资者。

“在香港与上海两地路演时,他都接触了一些潜在出资人,但都比较谨慎。”他的随身翻译告诉记者。

连西格弗里德也无法理解的是,宝资投资从2009年1月到今年4月绩效增长率为85.4%,高于同期金价指数平均涨幅45.8%,其净值波动率仅有36.2%,低于同期金价指数52.5%波动率。这些数据却并没有打动看起来过于苛刻的亚洲出资人。

不仅仅是宝资。

据咨询公司Eurekahedge统计,专注于亚洲地区的对冲基金,今年以来净流出约14亿美元资金;同期北美对冲基金业则净流入资金250亿美元。“筹不到资金,让亚洲一些基金经理感到沮丧。”纽约银行梅隆财富管理公司另类投资服务主管安德鲁·戈登表示。

2009年以来,共有75家亚洲对冲基金成立,平均初始募资规模为1690万美元,目前平均管理规模为2890万美元。

业绩不佳让一切变得更糟。Eurekahedge数据显示, 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对冲基金在5月份平均亏损4.86%, 令他们今年整体收益转盈为亏,总业绩回报降至负3.15%;而全球对冲基金5月份平均亏损则为1.88%,较去年底仍有1.3%业绩增长。“业绩不佳,导致很多亚洲投资者对投资亚洲的对冲基金信心不足。”中国对冲基金研究中心研究主管锐衍分析说。

然而,导致对冲基金亚洲募资难的真正原因,却是广大欧美系对冲基金的“水土不服”:亚洲和欧美地区出资人的投资判断方式不同,后者会根据对冲基金的技术投资模型判断业绩回报预期而决定是否投资;但亚洲出资人更考虑资金安全性,优先考虑那些资产管理规模庞大、经营业绩在5年以上、已有良好业绩的大型知名对冲基金公司。

宝资投资恰恰在这些方面处于劣势。首先它是一家中小型对冲基金,且2008年11月发生基金管理团队大换班。尽管新管理团队过去18个月取得不菲业绩,但对于亚洲投资者而言,这不具备足够的说服力。西格弗里德的解释说,亚洲潜在出资人并不愿尝试投资一些有独特投资策略、能形成超额投资回报预期的中小型对冲基金,这和欧洲是完全不一样。

何况,亚洲出资人相信所谓的“明星效应”,7月6日,前儿童基金亚洲主管John Ho为其对冲基金Janchor Partners Pan Asian Fund募集1亿美元,这只对冲基金今年1月开始以4000万美元开始进行交易,主要资金来自美国大学捐赠基金及亚洲或欧美的家族资产管理机构,截至6月底该基金费后回报率为9.9%。

“这只是极少数的案例。多数落户亚洲的新对冲基金募资金额都在1亿美元以下,募资竞争特别激烈,往往谁都募不到钱。”柏坊资产管理董事夏立传表示。

暗战FOF

锐衍称,当前亚洲对冲基金的主要出资人构成,以欧洲投资方背景为主的FOF占比50%-60%以上,亚洲机构投资者或高净值个人投资者占比约在20%-30%,其他则是基金管理人的自有资金或朋友之间的募资,还有少数来自欧美大学基金与养老基金。

随着亚太新兴市场股市今年以来大幅回落,来自FOF的赎回压力日见沉重。

“上述FOF对亚洲对冲基金的出资,仅是作为全球资产配置的一个选项,一旦亚太股市表现不佳,他们就有很强的赎回意愿。”锐衍指出。和欧洲不同,云集亚洲的FOF机构未必属于长期投资者。决定他们资金进出的,通常是市场投资回报率高低,而不是他们在欧洲会跟踪的与市场波动不相关、基于投资模型技术的预期回报率。

记者了解到,一些在亚洲寻找对冲基金投资的FOF目前并不急于出资。“他们对亚洲对冲基金的尽职调查也格外严格。”夏立传告诉记者,“最长的尽职调查期长达6个月,不但对亚洲对冲基金的管理团队,投资合规性、历史经营业绩都详尽分析,连投资总监的性格也仔细考虑。”

也有些对冲基金选择进行“自我美化”。7月5日,国际对冲基金RAB Capital任命David Seex为亚洲总裁,负责经营香港办事处。Seex曾在花旗集团担任董事总经理,是花旗另类投资创始团队之一,担任该部门亚洲主管。

一位香港对冲基金经理解释说,“多数落户亚洲的对冲基金在募资时,都开始采取聘请本地优秀投资经理作为募资招牌,满足FOF对投资团队的高要求。”

然而,收效依然是未知数。“无论亚洲对冲基金引进多少优秀基金经理,依然难以改变其投资模型匮乏的现状。多数新亚洲对冲基金采用的都是多空策略型与事件驱动型,很难想象FOF为多家投资模式雷同、没有超额收益的亚洲对冲基金出资。”锐衍表示。

僧多粥少的格局,让多数落户亚洲的对冲基金募资陷入窘境。而一些亚洲对冲基金已开始另辟蹊径。记者发现,一些欧美投资银行及券商的亚洲机构经纪服务部门在向它们提供证券借贷、杠杆融资、资金托管清算业务时,同样兼顾募资功能,并收取一笔募资佣金;有些刚落户亚洲的中小型新对冲基金公司则寻找当地第三方理财机构参与募资,并承诺转让10%-20%基金管理公司股权给后者。

“但在亚洲,没有知名度与庞大的资产规模,即使采取其它路径,依然很难让FOF与其他亚洲出资人心动。”锐衍表示。

装修房屋

康明斯发电机组

云控制发电机

网格栅

室外厚型钢结构防火涂料

东莞到南京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