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丝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宣武飘缈录第三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8:42 阅读: 来源:钢丝钳厂家

第一卷第三章京城惊变作者大大世杰

金鸡三唱,东方既白,旭日东升,逐退群星。

浮云自开,阳光赫赫,云霞异彩,竿头日进。

在一天最美好的时刻,秦云妍走进小楼,嘱咐他们梳洗干净,和她一起回都

城。

自天云宗海战势以定,朝廷也派了秦纶将军过来接替她的职位。秦纶是秦云

妍的二叔,也是大皇子手下为数不多的军方高层,深得大皇子信任。

安武城,宣武国都。位处安定河南岸,北临巍峨险峻的祁岭,南对亘古耸黛

的天芒山,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物产丰富,人杰地灵,是郝连皇族的祖地。自推

翻前朝之后就定都于此,如今已经是这肥沃中原大地的璀璨明珠。

日夜兼程,车队赶到了都城地界,秦云妍便与夕枫分离,匆忙赶回大皇子府。

面对三皇子的咄咄逼人,急需她回去主持大局,出谋划策。夕枫也回到他以前的

府邸,等待皇帝的召见。

夕枫的府邸并不在皇城相临的洛邑街,而是在皇城城墙东侧的平民弄里,这

里也是夕枫母亲以前的家。

夕枫到了家门口,家里大门敞开,一个浑身香汗淋漓,有点灰头土脸的芳龄

少女正指挥仆人打扫,尘土飞扬。那少女插着腰,专心的看着仆人进行大厅摆设。

夕枫示意周围不要提醒那位少女,自己则悄悄地靠了过去,一把蒙住少女的

双眼,俏皮的说道「猜猜我是谁」。

那位少女起初被陌生人碰到,娇躯颤抖,似乎想要摆脱,却听到那熟悉的声

音,一下就软的起来「夕枫哥哥,你又在欺负无双了」。无双转过身抱紧了夕枫

「夕枫哥哥,无双好想你啊」两个人互相拥抱,喜极而泣。

不一会儿,无双探出小脑袋,对着后面俏然挺立,有点不安的苦荷问道。

「这位姑娘,你是谁啊,为啥跟着我的夕枫哥哥」。

看着她们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电人的火花,夕枫赶紧介绍道。「无双,

这位是苦荷,我在渤海国她对我多有照顾。」又对苦荷说道「苦荷,这位是凌无

双,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我和夕枫哥哥不仅是青梅竹马,无双还是夕枫哥哥的未婚妻」说完像高傲

的小天鹅扬起洁白无瑕的玉脖子。夕枫看到她们俩的斗鸡眼,又好气又好笑。

不一会儿,无双想到自己出了一身汗,衣服上也沾染了一些灰尘「夕枫哥哥

稍等,无双回家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就过来陪你」说完瞄了苦荷一眼,继续嘱咐道

「夕枫哥哥,无双走了,不准偷吃哦」然后一蹦一跳地开心地出去了,留下一脸

尴尬的夕枫。

「苦荷不要见怪,无双从小就是这个性格」夕枫赶紧解释道。

「公子,苦荷没关系的,只要公子开心就好」。苦荷深情的看着夕枫。

夕枫带着苦荷参观起自己的小窝来,房子不大,出了大厅就到了后院,只有

一些小小的假山,花草树木作为点缀。这在平民弄里或许看起来豪华,但与皇亲

贵胄的亭台楼阁相比,却不值一提。

房子基本打扫干净,仆人正在摆放家具等,想必又是夕枫母亲掏出的私房钱

吧,他的亲身父亲,无比尊贵的父皇才不会想到他呢。夕枫和苦荷又在后院看了

一下卧室,书房等。不大,却很温馨,想必无双为了这些部置花费了不少心思。

大约半个时辰后,换好衣服的无双风尘扑扑的赶来。她换上了浅黄地素白花

的便服,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由放任的散垂在酥胸和后被两侧,承托出她那白玉无

暇的瓜子圆脸,一双星眸梦幻般的亮如点漆。站在苦荷身边,春兰秋菊,姹紫嫣

红,平分秋色。

无双到了夕枫身旁就用诱人的小嫩鼻子嗅了嗅夕枫身上的味道,然后高兴道

「我就知道夕枫哥哥最听我的话,快到中午了,我请你们去醉香楼吃大餐」。

仙泪湖,安武城内最大的湖泊,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与平民弄相临,形状

如一颗冰晶玉泪,所以又相传是一粒仙子的眼泪所化,从而得名仙泪湖,湖水常

年清澈碧蓝。

醉仙楼,百年老自号。依仙泪湖而建,就餐时亦可远眺湖光瑟瑟,芳草萋萋。

这里风光秀美,菜品味道很好,价格实惠,平民贵族皆可过来享受美食,这里也

成为文人骚客的聚集地。

临近中午,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就餐。夕枫运气好,在靠近仙泪湖的窗口坐下,

这里视野开阔,可以直接欣赏湖中风光。

点了醉仙楼最拿手的几样小菜,点了一壶毛尖,苦荷和无双就叽叽喳喳交谈

起来,不理会在对面尴尬坐着的夕枫。刚才她们还四目相对,电光四溅,现在又

情同姐妹,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不一时,店小二就将热气腾腾的菜品上完,色香味俱佳。当他们正准备动筷

品尝时,一个白衣华服男子气汹汹的冲了过来。

张天梓,安武城华严宗大长老张棕明的独子,张棕明老来得子,对他甚是溺

爱。天梓虽出生在武学世家,却不学无术,连江湖的三流高手却不如。平日就浪

在安武地面,和那些高官达贵的纨绔子弟称兄道弟。天梓虽然整日游手好闲,却

并为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华严宗也就放任他,毕竟华严宗也需要和那些高官

贵胄打好关系。

今天,张天梓在醉香楼相邀河洛白家贵客,这是他通过层层关系来牵线拉桥

才找到的。河洛白家本身势大,如今皇城都疯传白家出身的皇贵妃将要被封为皇

后,皇贵妃所生的三皇子也将被立为太子。想到这,天梓内心火热起来。

不过,当天起瞄到他的心中女神凌无双正在跟一位陌生男子吃饭,纨绔子弟

的脾气上来了。他冲了过去,准备过去质问一下无双,无双也站了起来,神色有

些慌张。

不过他还没到夕枫跟前,就被人叫住,原来是白家贵客到了。天梓瞪了瞪夕

枫,然后作了一个杀头的动作,转过身去,堆满笑容迎接贵客。

无双则慢慢地坐下来,对着夕枫赶忙解释一下「夕枫哥哥,刚才那人是皇城

有名的混混,他最近一直在痴缠着我,不过夕枫哥哥你回来了就好了。」

「无双这么漂亮,什么人都会喜欢,我不在意的」。

见夕枫没有在意刚才那事,无双又开心起来,主动为夕枫夹起菜来,就差亲

自喂他了。

酒足饭饱之后,夕枫进宫面见母妃,而无双和苦荷则回去继续整理夕枫的小

窝。

分别之后,夕枫就立刻进宫。父皇虽然仍不肯见他一面,但这次却准许他可

以见他的母妃。

夕枫母妃是个侍女,因一次意外被当今圣上宠幸,生下夕枫,但一直没有名

分,直到夕枫成为质子,才被加封为宁妃。

夕枫进宫后,直接走到宁妃的寝宫永秋宫,这里临近冷宫,寒气四溢。宫里

侍女不多,有些活还要夕枫母妃亲自动手,不过比夕枫在天云宗海的境遇要好了

许多。

这次宁妃召见爱儿前来一方面是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他,更重要的是商讨夕

枫的婚事。

望着有点削瘦的夕枫,宁妃热泪盈眶。她进宫后从不被人待见,即使有了夕

枫后,圣上也没有亲近于她,夕枫就成为她心头的那唯一的牵挂。

听说夕枫将要成为质子时,她不惜放下身段,跪求皇贵妃,但人言轻微,胳

膊扭不过大腿。在夕枫出使的日子,她只能每日以泪洗面,战战兢兢地等待夕枫

的消息。当听闻夕枫被下死狱,性命朝不保夕时,她几乎晕厥。幸好老天保佑,

终于盼回了爱儿,她也不惜卖了赏赐的金银首饰,努力为夕枫营造一个温馨的家。

夕枫望着自己的母亲一身素服麻衣,没其他妃嫔的雍容华贵,眼角浮肿,今

日的欢喜之情也抵挡不住往日的思子忧伤,不由泪从眼出,「母亲,不孝孩儿回

来看你了,孩儿让母亲您担心了」。

「不要紧的,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来,让为娘好好看看你」。

夕枫上前来,宁妃一把抱住他,两人抱头痛哭。旁边的侍女也为他们的母子

重逢而落泪,宁妃平时为人低调,待人宽厚,深得这些侍女爱待。

好久,眼泪湿透了衣襟,夕枫母子才不情愿的分开。「来,夕枫先坐下,喝

口茶,我们母子来谈个正事,今天召你前来主要为了你的婚事」。

原来,三皇子急于和大儒苏卫尧之女苏浅瑜联姻,以扩展在朝庭的势力。但

夕枫尚未娶妻,长幼有序,三皇子的婚事只能往后等等。这次,夕枫回来,他的

婚事就提上日程。

「即使没有三皇子的事,你年龄不小了,也该娶妻了。凌无双就不错,跟你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家世虽然一般,但她对你是一片真心,你出使之后就一直

在等你。最近我有跟她谈过,她也是万般愿意。」

夕枫目露疑色,宁妃察觉到,「怎么,皇儿不满意?」

夕枫赶紧摇头道。「孩儿不是不满意,只是孩儿在天云宗海有位姑娘多有照

顾,她现在跟孩儿一起回都城,孩儿不想负了她」。

宁妃思考了一会儿:「那就两个一起娶吧,相信你父皇不会在意的」定了一

下,然后柔声说道:「只要吾儿开心,为娘做什么都愿意」。

夕枫母子俩一直聊到很晚,吃过晚餐后,回到平民弄家中。太阳西下,弯弯

的月牙也已经升起,无数的星光点缀着黝黑的夜空。

凌无双和苦荷搬两躺椅,躺在后院的空地上,然后磕着瓜子,说的有的没的。

看到夕枫风尘扑扑的回来,赶忙站了起来,依偎在夕枫的胸膛上,抱怨起他的晚

归。但看到夕枫一脸正色,估计有要事要说,俩人也都站直身子。

「无双,这些年我不在的时候,你受苦了。嫁给我好吗,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无双一脸的幸福,夕枫又对有点不安的苦荷说道:「苦荷,感谢你一直对我的照

顾,这次我也会娶你的,咱们永不分离,好吗」?苦荷自然是千肯万肯。

看着无双和苦荷千娇百媚的站在一起,夕枫有点色心四起,想要和她们温存

一番。无双看穿了夕枫的阴谋,拉紧了苦荷的小手,急忙道,「我们还没嫁给你,

你不可以使坏,你自己一个人睡吧,我们姐妹还有要事要谈。」说完拉着苦荷回

卧室,苦荷连忙给夕枫一个歉意。现场只留下尴尬的夕枫。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夕枫只能望着美色长叹。

接下来的日子,夕枫他们准备着婚嫁的一些家伙,宁妃也将自己为数不多的

侍女放出宫来帮忙。

当日,离婚娶的日子越来越近,夕枫进宫和母亲商谈着婚嫁事宜。无双和苦

荷则手牵手一起去集市买东西。

集市位于东门到皇城的奉天路边,因为不是节日,往来行人不多。无双和苦

荷在一个香囊店内买东西。

苦荷无意中瞄到了也在闲逛的张天梓陪着白家贵客,计上心头,对着正在挑

选香囊的无双说道:「无双姐,不好意思啊,我忘带了银两了,回去取一下,你

在这里等我,好吗。」无双挥挥手,示意她快去快回,同时抱怨她的不小心,然

后用专心致志的看起了香囊。

苦荷则冷哼一声走了出去,天梓和白家贵客正开心地在路边交谈,天起的花

言巧语捧的白家人兴趣盎然,没注意到隐在一一边的苦荷。苦荷玉手微张,玉指

微弹,两只如黑点的虫子飞了过去,消失在他们的脖子上,苦荷也悄然离去。

白坤元,也是天起请的白家贵客,正春风得意接受着天梓的吹捧。在河洛白

家,他天资不佳,武学也一般,在家族里面只能畏畏缩缩做人。难得求得家长白

圣逸的同意,到皇城来活动。在白家的强势之下,他被很多人奉为尊客,这让在

白家受人冷眼的他无比激动开心。

只是他这时小腹突升一团欲火,烧的他思绪混乱,小弟弟也勃起来,急需要

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张天梓也同样欲火焚身,小弟弟涨的不行。

这时,凌无双看完东西,走到门口无聊的等待着苦荷取银两过来。白坤元发

现了俏生生依扶在门口的她,浓郁的处子芳香使得本来就欲火焚身的他们更火上

浇油,他们也不是正人君子,一咬牙,四处瞅着没人在意,出其不意地制住了无

双,把她带到了一间无人居住的房子后院。

无双拼命地抵抗,小嘴死命地咬住白坤元捂住她的手,「贱人」白坤元吃痛

下反手一个大嘴巴,使得无双嘴角渗出一点血丝出来,然后用手掐住无双的脖子,

无双只能张大玉嘴拼命呼吸。

哗啦一声,一旁的天梓将无双的浅黄上衣撕下一大块来揉成团,塞到无双嘴

里。「呜呜——呜呜」无双想将嘴里的布团吐出,小手也在撕打压住她的白坤元。

白坤元正情绪高涨中,双眼赤红,手上的青筋也暴起,见无双的拼命抵抗,

双手乱舞。抓住无双的玉手,一个用力的搬折,「啊啊——」即使玉口被堵,也

能听到无双的吃痛声。

「你在反抗啊,你在乱抓啊啊」白坤元有点疯癫,但无双因为双手被折断带

来的钻心的疼痛,早已两眼一翻白,晕厥过去。

白坤元他们没在意无双的昏过去,当看到无双的上衣破碎而露出鸳鸯戏水的

诱人鲜红肚兜时,天梓不尤咽了口水,「想不到这娘们平时假清高,里面穿的这

么骚。」

「骚起来才搞得爽,像石女一样有啥搞头」。白坤元一脸淫荡。

「那白公子先上啊,我也好跟着公子享受一下」。想不到这个时候,张天梓

还让着白坤元。

白坤元嘿嘿一笑,剥开无双破碎的上衣,一把拉断红肚兜的背带,扔到一边,

张天梓赶紧拿到手里嗅了一下,顿时心旷神怡。

白坤元没注意张天梓的丑样,他的目光被无双娇小玲珑的玉乳所吸引,乳头

如樱桃般娇滴滴盈盈挺立着,向外散发着诱人的芳华。手在双乳上揉捏挤按,手

感华顺细腻,叫人欲仙欲死。

不过看到无双昏了过去,心里有些不快。白坤元点了无双的人中穴,无双幽

幽的醒来。

无双的情况不能再遭了,双手毫无知觉,阵阵刺人的疼痛传来,使得俏脸上

都是豆大的汗珠。上身裹身的衣物都被剥开,露出娇柔玉滴的双乳,正在给人细

细把玩。想要大声呼救,却被布团塞住,发出呜呜的呻吟。现在只能做的,就是

默默祈祷,夕枫能感受她的处境,可以过来救她。

不过夕枫没过来,白坤元却开始褪她的裘裤,当然她的玉乳也没闲着,张天

梓接替了白坤元,用嘴撕扯着她的娇嫩乳头,手也紧紧抓住她的乳根,紧攒之下,

玉乳青筋立显。

无双的裘裤被拖到小腿根部,诱人的神秘花园暴露无遗。白坤元也褪下自己

的下衣,露出巨大的肉棒,也不上前戏,饥渴难耐的他将鲜红的龟头对准无双的

纯洁阴户插了进去,一击到顶,直捅花心,让她体会到做女人的痛苦。

看着肉棒根部有丝丝血迹渗出,白坤元得意起来,丝毫不顾无双玉瓜新破,

猛烈的抽插起来。

本来就疼痛万分的无双面对白坤元丝毫不留情面的破体之痛,又晕了过去。

白坤元怎么可能让她逃避这种折磨,又将她弄醒。

再次清醒的无双泪流满眶,心里更是在滴血。「夕枫哥哥,无双对不住你,

无双已经是不洁的人了。」

过了一会儿,白坤元连续的抽插使得不断哭泣的无双娇躯发热,阴道也传来

一阵一阵的快感。

原本哭泣的声音也断断续续,夹杂着舒服的呻吟。

白坤元感受到了无双的变化「婊子就是婊子,装什么清纯,都是男人叼的命」

白坤元不住的打击无双的心里,使得无双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无比愧疚。

「白公子,好了没有,该我了。」张天梓的肉棒,涨的无比难受,但白坤元

一点也没有软的迹象。

被人打扰,白坤元有点不乐。但想到他是自己的狗腿子,最近几天表现不错。

当下翻过身来:「她不是还有一个洞吗,就让给你了」。说完,将无双翻了过来。

张天梓万花丛中过的人自然明白,那是女人的肛门,虽不如操阴道那样酥爽,但

肛门内更窄小,操起来别有滋味。

张天梓用手指沾了一下口水,插入无双的菊穴里,在里面肆意旋回搅动。无

双的菊穴第一次被异物侵入,条件反射式的后庭收紧,不紧给天梓的手指带来温

暖紧压的感觉,更使得白坤元那被无双肉壁的嫩肉层层叠绕龟头压迫感更胜,小

弟弟也差点吐出来。

天梓把手指抽了出来,闻了闻:「想不到这娘们后面照顾的这么好,一点骚

味都没有,你也闻一下。」天梓把手指伸到无双的鼻子下,无双无力翻过脑袋抗

议,如果不是口中的布团,她早就开骂起来了,现在只能在默默的祈祷有谁能够

过来救下她。

天梓把肉棒挺在无双的圆润的菊穴上,然后挤了进去,当粗大的肉棒完全没

入无双的菊穴时,无双疼的香汗淋漓,双穴被插的失身痛苦,以及对不起夕枫的

羞愧,白坤元和张天梓不住的凌辱使得无双的心里彻底崩溃,整个人也麻木起来,

任凭他们施暴。

当白坤元和张天梓把精液射到无双体内,无双已经双眼空洞,目光涣散,一

动也不动。

白坤元和张天梓则交换了体位,白坤元操起了无双的菊穴,张天梓则抽插起

无双的阴户,又各自发泄起来,直到俩人的欲火平息。

俩人情绪刚一平定,看到无双的惨像,赶紧穿起衣物,吓的连滚带爬,头也

不回地走了,留下已经意识涣散的无双。

这时,奄奄一息的无双感到有人前来,想倾尽仅存的意识呼救,但来人的手

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

超级三国志游戏

烈火雷霆安卓版

守护雅典娜ol手机版

相关阅读